阜兴集团危机追踪:阜兴旗下基金产品违约扩大

作者:admin

2018-07-21 16:17

  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已20余天,旗下基金产品违约数量正不断扩大。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诸多投资者仍在积极组织召开投资人大会维护权益。其中,投向义乌新金融城项目的基金投资人自行组织的投资人大会有望7月25日在上海举行,若得以成行,将是阜兴事件中的首例。

  目前,公安机关尚未就阜兴事件立案。来自证监会的消息称,证监会对阜兴事件非常重视,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连续半个多月加班到午夜,目前仍在对阜兴旗下基金项目的资金流向进行梳理,一旦发现违法犯罪线索,将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证监会工作人员还透露,今年1月央视曝光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后,相关处罚其实尚未落实。

  阜兴集团旗下有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易财行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围绕着约50个具体项目,共发行了上百只私募基金产品,总涉及资金规模超过200亿元。牵涉其中的托管人共包括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上海银行、国信证券、招商银行、恒丰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等近10家金融机构。

  截至目前,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中仅有两家发布了延期兑付公告。其中,意隆财富7月1日公告称,“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五期”原约定于7月2日(T+10个工作日)分配的产品投资收益将延期支付;郁泰投资7月6日公告称,因阜兴集团实控人失联,导致公司发行的私募基金无法按照原基金交易文件约定的方式和期限退出,基金将延期兑付。两则公告的不同之处在于,意隆财富指出了一只将延期兑付的具体基金名称。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至少有十余只基金产品过了约定的付息日期,造成实质性违约。

  意隆财富方面,上海银行浦东分行托管的“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二期”,原本应于7月6日进行付息。郁泰投资方面,“新金融城专项私募基金三期” 、“上海郁泰医疗并购私募基金六期”、“盈信2号资产管理计划”等基金产品已过付息日。西尚投资方面,“新稀矿业五期”、“富通重组并购私募基金一至八期”也均已到期。

  有证据表明,阜兴集团旗下的多只基金产品涉嫌违规自融。以“新稀矿业六期私募基金”为例,相关材料交叉印证,该基金通过入股常熟市盛昌稀土科技有限公司,用于稀土行业企业的并购,以实现稀土产业上下游联动发展,提高产业集中度,提升产能水平,获得更高收益。而据企查查显示,常熟市盛昌稀土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季聪,同时也是上海阜兴家族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

  此外,“阜兴系”还涉嫌信披违规和项目造假。据投资人表示,有部分基金产品无论是在推介材料还是季度管理报告中,都未明确指出具体的资金投向,同时多数基金产品均由阜兴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进行担保。不过项目造假方面,仍有待进一步的具体调查与证实。

  自6月下旬阜兴集团事件爆发以来,各方有猜测认为,今年1月央视曝光朱一栋操纵大连电瓷股价被罚是该事件的导火索。7月19日,有北京地区的投资者在证监会获得消息,操纵大连电瓷股价一事,其实证监会至今尚未对朱一栋作出行政处罚。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文件显示,证监会私募部一位工作人员称:“证监会还没有对朱一栋进行行政处罚,还没有做行政处罚书,没有罚款,先有行政处罚书才会有执行的问题。”不过,该位工作人员并未透露至今尚未处罚的原因。

  上述证监会工作人员还告知投资者,证监会对阜兴事件十分重视,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半个多月以来经常加班至午夜,周末也没有休息。目前证监会仍在积极调查当中,梳理资金流向,但由于情况比较复杂,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证监会也正积极与上海市政府、公安部门沟通,调查过程中如果发现违法犯罪的线索,将移送公安部门。

  据一位投资者称,目前警方尚未就阜兴事件进行立案,能否证实“阜兴系”存在虚设项目进行募资等违法行为成为了立案的关键。

  朱一栋的去向仍然成谜。证监会工作人员表示,“朱一栋没有回归,对调查肯定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朱一栋并不是(基金)管理机构的管理人,只是实控人,目前确实没有联系到朱一栋,但大部分的管理人员已经回来了。”不过,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的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由于登记的高管均失联,存在联系障碍,目前没有找到能够代表基金管理人负责的相关人员。

  7月13日,中基协发布公告称,已要求相关托管银行切实履行托管人职责,建立应急工作机制,统一登记相关私募基金投资者情况,做好投资者接待工作。

  托管银行已经采取临时止付、冻结账户等措施,以维护好基金账户资金安全。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托管银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约定,切实履行共同受托职责,通过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和保全基金财产等措施,尽最大可能维护投资者权益。

  公告发布后,投资者将希望寄托于基金托管人,但多个托管行的态度暧昧。根据前述证监会私募部工作人员的说法,“目前部分托管银行已经登记过半”,“我们给了托管银行很大的压力,要求托管银行带头履行责任,他们也一直在做。但我也没办法说托管银行能做到哪个程度。”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郁泰投资方面的新金融城项目私募基金投资者7月17日曾向托管行发函,要求托管行组织召开项目投资人大会,但未能获得有效回复。新金融城项目共发行四期私募基金产品,共计募集资金达11.5亿元,涉及447名投资者。其中,第一期的托管人为恒丰银行,其余三期均为上海银行。

  目前,新金融城项目投资者已拟定于7月25日在上海自行组织召开投资人大会,并已向两家托管行分别发送了《关于督促基金托管行履行法定托管责任并参加新金融城项目投资人大会的函》,尚未获得有效回复。

  7月19日,《华夏时报》记者分别致电了上海银行与恒丰银行,询问是否会参加投资者自行组织召开的投资人大会。上海银行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只负责帮助投资者转接电话,告知如何寄送相关材料,不清楚具体情况;恒丰银行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无法回应”。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系北京赛车pk10高手_北京赛车pk10高手法则_凤凰彩票官网推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